2009-11-13

角色扮演

我敲门,来开门的是他。

    “露露——”他拖着长音,面容作迷醉状,“你下班给我买好七(好吃)的了吗?”

    “开心果儿,真抱歉,我没买。”我以笑容作答。

    “露露”是他给我的昵称(或许仅限这几天)。来源...

| 阅读全文 | 评论2 | 编辑 | 分享 0

2009-10-28

每天三百字,你能吗?

没人不忙,这个世界所有人都这样,甚至包括LOOSER。也因此 ,时间仿佛成为最珍贵的东西。可惜人长大了的主要标志就是懂得掩饰不满,或者耐下心来做不喜欢的事。也因此,大多数你喜欢做的事就没可能做了。

说说我现在最想做的事:把那本看了半个月的书看完、在方形的石膏板上画风景、写一封信、给MR.WHY做他的成长纪念册、整理五个月以来的照片、到办公室窗外的湖边晒半小时太阳……

这当然不行。

眼下我得做我不...

| 阅读全文 | 评论2 | 编辑 | 分享 0

2009-10-26

关于壮壮同学的入园评语

   他真的生了病,而且一病就是十天。鼻涕、喷嚏还有咳咳,虽不发烧,但终于变成支气管炎……于是,病假。上了6天学,歇了10天,这是“晒网之工”,不可不做的,何况规律就是这样——新入园大约一周以后都要生一场病,算作“接纳仪式”。这一点,壮壮实在是“守规矩”的很!

    其他方面可未必。
...

| 阅读全文 | 评论1 | 编辑 | 分享 0

2009-10-14

“国际影响”

入园第四天。

妈妈去接,远远看到与早晨穿得不一样,使用了备用装,看来有情况。果然,老师说:“壮壮妈妈稍等。”我静候。

期间我问他:“你今天做什么啦?”“我拉臭臭了。”他赧笑,还带着点狡诘。

老师来了,手里拿着一小包湿衣服。我心里基本有了数。

老师坦率的报告了情况:上课的时候老师觉得有些臭,于是检查其他三个“重点怀疑...

| 阅读全文 | 评论3 | 编辑 | 分享 0

2009-10-14

托辞



第三天去幼儿园。

前一晚睡得晚,转天早7点才被叫醒,7点25分出门。醒来心情看来挺舒畅的,但是马上关心“妈妈你今天上班吗?”“咱们一会干什么去?”

“咱们去上学呀?幼儿园里朋友多呀!”妈妈故作轻松的回答。

他的小脑袋想了想,说:“我想去云华里的幼儿园”,然后撇着嘴,假定我不同意,开始咧咧,&ldquo...

| 阅读全文 | 评论2 | 编辑 | 分享 0

2009-10-14

入园第一天

10月9号,黄健雄迈出里程碑式一步——他成为天华里幼儿园小三班的一名成员。这一天,他刚刚2岁10个月出头。

入学第一天,非常高兴,爸爸妈妈送到班级门口,他迫不及待的走进去,看着琳琅满目的玩具按耐着兴奋的心情。与妈妈的告别是在手拿一只香蕉玩具中轻松完成的。看着他无所谓的表情,爸爸妈妈只是想笑——这个小傻瓜,还没醒过味来。

当然关键是看下午放学的表现。完成这一重任的是奶奶(妈妈本说好去接的,但因为开会,完...

| 阅读全文 | 评论0 | 编辑 | 分享 0

2009-01-12

走,去济南

周末与刚从英国回来的小猪约好,去济南看马上临产的小媛。

小媛丰润美好,弯弯的眼睛因为新生命即将到来变得更有喜气。快当爸爸的小胖依然善谈,他忘记了刚刚经历漫游欧洲之美的小猪也有极强的表述欲望。小猪明显还没回过神来,她在剑桥的收获、在欧洲美术馆的震撼和所经历的灵魂碰撞让她对一年前本来熟悉的环境新生了疏离感。这个需要调试,可能需要的时间要比倒时差长些,难度也要大。

小胖因为我们的到来很兴奋,忙着带我们去看济南老城。好在济南的冬天即使有风也不算很冷,我们几个9年前...

| 阅读全文 | 评论4 | 编辑 | 分享 0

2008-12-30

善事

2008年就要过去了,你怀不怀念它?

年末的时候我想做些事,通常说就是善事,不为什么,就是想做。

昨天偶然看到一个活动,在豆瓣上,给灾区的孩子捐衣物或者钱。活动两天后就结束了,快递衣服怕来不及了,就捐些钱吧。费了很大劲去找他们指定的银行,门口没有。汇完了,照指定的短信他们。但是没回信。有些疑惑,但是不怀疑。晚上和HC说起来,他笑了,说其实可以捐那些钱的一半,看看再说。要是骗人的呢?

我心里有些打鼓但是,还是觉得这个年头,轻信也是一种珍...

| 阅读全文 | 评论2 | 编辑 | 分享 0

2008-12-26

人生导师

看看我每天的工作之一——给学生回复EMAIL。学生写来的信:

老师:

      您好! 堂吉诃德的读书报告见附件。真的是一种“感动”,今天在课上您给于的作业点评,以及让我把电子稿发到邮箱。这是我上大学后第二次有老师点评作业,也是第二次给老师发电子稿。也是第二次觉得我的努力到老师肯定了。也许,对别人不重要,但对我很重要。其实,我每次都是这样...

| 阅读全文 | 评论3 | 编辑 | 分享 0

2008-12-19

美育



有一本书,名叫《春事》,放在书房里,一堆书的最上层,偶尔拿出来翻。我一边看着孩子,一边拿过来。他看到我拿了一本书,他也凑过来,“妈妈,介(这)是什么?”

“很多人在骑马。”那是张萱的《虢国夫人游春图》。

“介个呢?”

“一个小哥哥在看鸟。”他指的是印度画《花荫下的持鹰少年》。

之后就出现了这张,...

| 阅读全文 | 评论4 | 编辑 | 分享 0

2008-12-12

我和你,独自在一起

昨晚是老公的“犒劳母亲日”。晚上九点场,他们俩去看新映影片《梅兰芳》。因为京剧是婆婆的不多爱好之一,另一个我能记得的是喝花茶,不过她喜欢的京剧行当是老生,演员是于魁智。虽然觉得票价贵,不过在我们的劝说之下,她还是去了。回来的时候已经快午夜零点。

小家伙在各种复杂的问题里——“爸爸、奶奶去看电影,你和妈妈在家玩”或者“爸爸妈妈去看电影你和奶奶在家玩”、以及“奶奶和妈妈去看电...

| 阅读全文 | 评论2 | 编辑 | 分享 0

2008-12-10

沪上几日

   

去上海开会,五日。昨日落地到家。精神物质双丰收。

精神上:探讨了本专业的学科建设与教学问题;谒见了王国维先生九岁之后的故居;拜访了诗人徐志摩位于硖石的故居,看到了1916年他在天津北洋大学的修业成绩单。

物质上:VISA卡刷出了几千块,从羊绒大衣到皮包、围巾一应俱全。满足购物欲。(但是今天就听说要长工资几百元,马上补发全年,数额超出在沪所花,后悔消费步伐没有迈得更大胆些,至少也算拉动内需,爱国!...

| 阅读全文 | 评论1 | 编辑 | 分享 0

2008-11-26

Coming back



午夜梦回,坐起来,但是晕得要命,梦在坐起来的一刻忘得一干二净。忘掉也罢。清晨起来,还是晕。

路上有些恍惚,觉得心里无名的空洞。我想我没什么需要发泄的,一切按部就班,完美得有条理。

看看上一篇博文吧,那是将近两年前。小区常去的小书店里我的消费记录也有很长时间保持为零,这没什么。到了这种年龄、阅历,我能对什么都安之若素。站在书店的书架前,有些跑神。那个熟悉的店员突然说:“最近又写了什么好文章吗?要是发在什么上边告诉我。&rd...

| 阅读全文 | 评论2 | 编辑 | 分享 0

2007-03-26

黑白

DVD坏了,出影,但只是黑白。

看久了彩色电视,以为一切都是理所当然。觉出不太对,没反应过来,后来知道,奥,是没有色彩。

其实黑白也是色彩,不过现代的感官盛宴已经惯坏了我们的眼睛,从霓虹灯,到3D效果。

我想起来家里的第一台电视机,那一年一个播音员沉重地说“国家副主席宋庆龄同志逝世!”在我眼里,那个播音员一直穿的是灰衣服,也挺好看。

有那么一刻,突然觉得我俩忙里偷闲坐在沙发上,看黑白电影,也挺浪漫。所以,我的生活变得简单和忙碌,应该也是一种色彩。

 

...

| 阅读全文 | 评论5 | 编辑 | 分享 0

2007-03-21

卡拉不再OK

卡拉OK是个了不起的发明,虽然西方人很难理解这种娱乐方式,不过这口味也在慢慢培养。像《迷失东京》里比尔·莫瑞扮演的男主角,作为好莱坞的过气明星,看到日本朋友的歌厅发狂起先只是不解与迷惘,不过几瓶啤酒下肚,自然也会慢慢渐入佳境。

...

| 阅读全文 | 评论4 | 编辑 | 分享 0

2007-01-15

闪现

    我偷得一日重现虚拟世界。

    这个房间里遍布灰尘,我的世界也俨然已经改头换面。我忙着以最快的速度浏览老友们的博克,在喜欢的篇幅下留言,告诉他们我还没回来,但是别忘了我。

    小家伙大多数时候很乖,他已经可以认得我——饿的时候闻到我他就呋吃呋吃直着急;兴奋的时候看到我就咧开小嘴笑,又或者和我依依呀呀地说话。

    他让人揪心,放不下。特别是夜半起身看见他。

| 阅读全文 | 评论8 | 编辑 | 分享 0

2006-11-17

告别

       我得和一个圈子告别,也得和一种生活方式告别。我希望是暂时的,不过也难说。终于等到这一天的时候,吐出一口长气的同时,心里也抖了一下。

    我支上蜡烛、放上音乐、点好熏香……气氛有点隆重,情调有点做作,感觉多少有些悲壮。HC一进门,吓了一跳。好在他机灵,立刻反应过来我的鬼花腔,知道这是一个很重要的仪式,对我对他都一样。他适时地抱抱我,开始坐下来吃奎萨达拉斯。

    小吃有些凉了——谁让他坐公车回来进门晚了;沙拉粘乎乎的,可能心里都在想着不如干嚼一颗黄瓜。不过我俩都有些欲言又止,不提也罢!其实那个日子还没来,我们已经为此准备好久了。如同默念一些诗,“你未曾出生便已衰老”,又或者“你还未离开,我便开始想念你了”。

    应该有酒?当然!BAILEYS还有半瓶,冰块已经好了,HC伸手开瓶。一下、两下……他站起来去厨房,半天还是打不开。这可有些出乎意料,像是拍激情戏在关键时刻撕不开condom的包装纸,气氛错了。

    无所谓,从现在开始,我们得适应万事不再完美。

    我的好日子,我得说See you later,而不是Farwell,对吗?

| 阅读全文 | 评论5 | 编辑 | 分享 0

2006-11-02

来去

佛教里有所谓“王子游四门”的故事,讲的是释迦牟尼。说悉达多衣食无忧不知人间疾苦。后来他分别在东、西、南、北城门,看见白发老人、病人、死人和僧人,这是天神净居天的幻化。悉达多受不了这样的刺激,很是消沉了几日。后来就出家了。

他不懂,我们平常人时刻会受这样的人生洗礼,所以百炼成钢。

家里一个亲戚纠缠病榻两年,撒手人寰。她走了也是解脱,可是想起来还是会伤心。

我一个人在家看着镜中的自己,想,有来的,也有去的……

| 阅读全文 | 评论0 | 编辑 | 分享 0

2006-11-01

小灵通漫游话海

    手机卡落上海了,几个月来在家就挺着没有移动通讯工具。上个月狠心,给自己配了个小灵通。一年RMB360,每个月免费500分钟,机子赠送。

    老公嘲笑我犯了财迷疯,他哪里懂,老话说“不怕挣不到,就怕算计不到!”(我觉着老话儿可能就是这么说的。)他何着不去交通讯费,都是我去受刺激。每个月我们的通讯费如下:

    固话月租加通话最少 90+ 宽带 30  + 他的手机  50=170大圆

    可是配备了小灵通家庭通讯费用锐减到RMB135。25块省出来干点什么不好?这个月省出的25我就添了一块钱,奖励了自己一个名叫“巧克力岩浆”的新款糕点!关键是我不用再舍不得打电话了,可是在使用小灵通后20天,我罹患了“灵通综合症”:

1、每天拿着电话想,打给谁呢?必须保证每天平均至少能打出去15分钟才能划算,所以最近妈妈嫌我有些烦,还觉得我前所未有的唠叨。

2、因为家里楼上信号不好,常常出门集中打电话。小区门口常见我晒着太阳站在马路上歪头打电话的场景。

3、由于电话数量骤增,习惯使用的右耳最近不太灵敏。

4、已经开始习惯通话第一句就问“听得清吗?”

5、不论使用任何通讯工具,都有声音升高的迹象——总怕人家听不见!

6、即使抱着固话接听也倾向于把话筒尽量冲阳台——那样信号好。

7、……

  ·#¥%——*

    终于有一天,在给一个同学打电话三回均一接就断的情况下,同学后来问这是什么电话,我说小灵通。他说什么灵通,不就是“喂喂操!”

   呵呵,还真对! 话糙理不糙啊~

| 阅读全文 | 评论8 | 编辑 | 分享 0

2006-10-31

现世的安稳

有些时刻,会让你觉得无限安稳平实:

在家里独坐一天,专捡傍晚下班时刻出门,车水马龙,人声嘈杂,顿觉回到人间……

你疲惫工作一天,走过楼群,闻见不知哪家飘来的土豆烩牛肉味……

我被油烟熏着炒菜,油烟机轰轰作响,我大声喊着老公的名字,把他从房间叫出来,就是让他帮我拿个碟子……

听见厨房里老公哗啦啦刷碗的声音,夹杂着收音机里相声的声响……

很少的时候,我们窝在沙发里看无聊的电视节目,一起发呆……

    不知道为什么想起了这些,你的安稳感是什么呢?

| 阅读全文 | 评论3 | 编辑 | 分享 0

2006-10-30

文化八里台

    八里台是南大的所在地,不过更多人知道文化市场才是它的LOGO。去年末的时候它改造了,牵动万人心,在那里“淘宝”的传媒人士——电台电视台报社出版社的人们借助话语优势发起缅怀运动,竟然在报纸上危言耸听的将此与“文化”、“一个时代”联系起来!看见这些我想撇撇嘴,心想发起者不过都是老郎的学生辈,用他的口气说,属于“鸟屁成精”!

    几天前,八里台重生了,取名“新文化市场”。这一“新”可了得,店面和购物人群都有了变化。以前迂回的过道里,钻进简陋的工棚房寻找外贸新货色是带有冒险和探索精神的乐事;如今,上下四层的shoping mall已经很跟时尚了,店的创意、货品、价格和品牌终于“与国际大都市接轨”了!

    上海陕西南路的精致、静安寺的二线品牌、北京五道口的创意品位、动物园市场的价格、雅秀的杂揉……多多少少在这里都有那么一点,又都不像。所以逛街的人群从过去的穷学生发展成了大群体:开着车的精英人士、眼神诧异的中年夫妇、奶奶牵着孙子、妈妈陪着女儿……

    市场里的招贴学着安迪·沃霍的风格,要么就是过时的“新左派”,文革宣传版画的样子,工农兵学商们大张着嘴,喊出的口号是“淘是一种信仰”!

    有人偏要把花钱装扮成“文化”的样子,还上升到了信仰高度。这事我说不清,得让擅长文化分析的老郎在他的狗窝里啃完骨头琢磨琢磨。我就是觉得,我最近挺有文化的,怎么就忽略了这个“信仰”。

    新市场还有了英文名  8 MILE,这也是痞子歌手艾米娜姆主演的一部电影名。名字取自底特律的一条街道,它是黑人白人居住区的分界线。在我住的这个城市里,以此为名的这个市场会不会成为有没有文化的标志?

| 阅读全文 | 评论5 | 编辑 | 分享 0

2006-10-27

我的名字叫蓝

    叫红的人是我的大哥,成年后他把名字改作了“彤”,好在一个意思。二哥的名字是“青”,成年后他加了三点水。目的不明,或许出于风水,或许出于对“清”与画家风骨之间的联系——也只有他继承了父亲的职业。

    我的名字是岚,陌生人会想当然写成“兰”,认识我家的人会以为是“蓝”,然后追加一句“你们兄妹三个全是颜色啊?”其实我的“岚”字从未改过。

     父亲的职业与画画有关,可惜我成年后失望发现他为我们三个孩子起名字并未安排玄妙机关,什么红、青、岚全是随兴,只有外人喜欢过渡阐释。小时候和二哥斗嘴,他会说:“青出于蓝而胜于蓝”以示他比我的优越。我斗不过他,只有生闷气。后来有人说我家应该有三原色才对,这个愿望被我实现了——我嫁了个姓“黄”的。

    新晋热门小说《我的名字叫红》,背景是波斯的细密画,地点是古老的城堡。对于我,故事开始于出生之前,所有的记忆都与绘画有关,地点是某个乡村结合部……

    每个人都试图通过叙说来获得形体之外的东西,不是财富和权势,不是荣耀。在伟大的苏丹的注视之下,众人的隐秘心灵籍由小说中那幅树的画像,在故事刚开始不久就说了出来:“我不想成为一棵树的本身,而想成为它的意义。”

| 阅读全文 | 评论6 | 编辑 | 分享 0

2006-10-16

麻烦

上一篇出了问题,只发布出了一半,而且无法添加评论。

看着丢失了一大半的文章,觉得这个网络真是个坏东西,还会实行报复。心里思忖着丢的那一半文字可能非常精彩——可惜想不起来了,也懒得再添上。

| 阅读全文 | 评论4 | 编辑 | 分享 0

2006-10-08

雇佣但不剥削

    爷爷的成分是地主,不过我一直认为是冒牌的。因为爷爷只在1945年的夏天请过四个短工帮他收稻子。之后我家好像没再出现过其他形式的雇佣剥削关系,似乎直到我的思想出现腐化。

    搬家之后,居住面积扩大,加上国家知识分子政策好,工资有所增长。我的安逸思想抬了头。于是我开始了最初的雇主生活。

    每周有人来我家保持家整洁,为我创造优良的写作条件。这需要的其实不只是金钱,还需要眼光挑选。我用过的小时工三年来前后有四五个,从工钱6元起到7元、8元。

    小王是第一个。20岁出头,安徽人,自尊、自强。虽然只读到小学,不过有主见,是个早晚能在城市里立住脚的人。上过半边天节目,作为自强不息的典型。后来优厚的工作接踵而至,她拒绝,继续做她的小时工,一小时6块钱。她从不让你有居高临下的感觉,因为她从不奴颜卑膝,即使你多给她工钱,送给她东西,她都会让你坦然和熨贴,不会有优越感。这是感情的平等,我喜欢。终于她熬出了头,做了保险代理人。我需要换一个小时工——当然这是早晚的事。

    玲子是另一个安徽小妹,朴实、本分,有时候有点可爱。对我口口声声一个“郝(好)姐姐”,叫得我不自在。玲子看上去特别“怯”,其实很有意思,有东西找不到了,下次问她,她会告诉你她觉得这东西放在她放的位置更合适。我喜欢她,就是她对这种劳动雇佣关系的理解过于感情化,给钱的时候总是“好姐姐,我对你千恩万谢!”让我不自在。后来她回老家结婚去了。

    接下来是我四处找人试工的日子。由于小王的麻利,后来谁都不够手脚利落,不过也只好凑合。

    给家政公司打过电话,来了两个人。年轻的我叫她小刘,内蒙人,戴眼镜。眼神不太好,东西擦不干净,活儿也粗。有意思的是,交谈的时候,她喜欢显出老于世故的样子。印象深的是总是“咱”“咱”的,把我自以为羞耻的“剥削关系”抹平了。给钱的时候她说“咱都是受苦人”——我有点心虚,因为一直觉得自己拿国家的钱假装写字,不够地道,算不得劳苦大众。小刘用了两次,没再打电话给她。

    刘姐是个天津人,46岁,颧骨上有两块红,眼神说不得平和,也说不上会与人交谈,看得出,是那种处境不佳的人。8月份来我家做工的时候,丈夫在糖尿病二十年后刚死了一个月。做了没几天,请了一天假,因为她大姐夫死于癌症——她们姐俩在60岁以前都成了寡妇。她早就下岗,没有收入,两个上大学的女儿全部凭亲戚供养。城市里,或许这种贫民很多。在这层雇佣关系里,我偷偷加了点慈善性。后来发现,刘姐喜欢诉说她的不幸,目的不明。因为她做工很慢,也不专业,按照一小时8元,每次近四个小时计,与过去同样的工作别人只需2小时相比,的确差了点。我的慈善心也褪色了。

    我需要物色新的人选。

    从朋友那获得电话。接着是约定、见面、试工。今天,是第一天。

    她姓陈,东北人,在天津结婚多年,儿子上技校。据说她干活麻利,看上去的确比刘姐快。性格简单、随和,不多言少语,觉得还行。因为是第一次来,东西还不熟悉,我理解她做了3个半小时,更何况还做了很多卫生死角。看来她活挺多,约下次时间的时候发现一周7天14个单元,她竟然只剩了3个单元有“档期”。很抢手!如果我和嘟嘟家、老齐家合用她,还真有些困难。

| 阅读全文 | 评论2 | 编辑 | 分享 0

2006-09-24

山中消磨

    一个小时内决定出行,匆匆准备行李和必用品,车子很快到了楼下。

    反正那只是个小县城,深山里,名叫东果园的地方。驱车两个半小时,100多里,就是从公路到村里也要18华里。

    这地方一个月前来过,再去,是因为安静,人少,并非景色多么优美。老板娘还那么胖,三个月大的儿子更爱笑了,名叫“小熊”的狗越来越像一只大猫。

    站到院子里发呆,看柿子树,青涩的摸样再过一周就熟了。当然也有出其不意的,不留神突然听见“噗”的一声——是高高在上的柿子熟透了做了自由落体。

    夜里没月亮,想想是因为这是阴历初二,正是最黑的时候。星星倒是很亮。晚上起夜的时候,空气清新,无限静谧。唯一的遗憾是山里的公鸡没有手表,时间概念不清。半夜突啼,引得山上山下的鸡一起打鸣。强睁睡眼看看表,才3点12分。原来当年周扒皮也未必是人为作怪,说不定就是公鸡自己弄错了!

| 阅读全文 | 评论6 | 编辑 | 分享 0

2006-09-08

月色撩人

       虽然是七月十五,但是因为是闰七月,所以据说,昨晚的月,是今年最圆的。

        城市的秋天乘着风来了,强冷空气为我的生活带来的,只是收起了竹皮凉席。

       一天都在刮风,偶有小雨。天暗下来的时候,还是阴的。吃着自己第一次做的鱼,心不在焉。觉得有点遗憾——这种天气,看来是看不见月亮了。更何况电台报道,午夜12:42分有月偏食。

      谁知道,8点多猛地看见阳台上影影绰绰有月影。果然是啊——月亮出来了!招呼来HC,拔着脖子抬着头,打开窗,清冷的空气吹进来,看见那撩人的月色——凑成我们生活中一点矫情的浪漫。

    决心等那个月偏食,我可是坚持到1点钟啊!在现实的瞌睡和浪漫的天象之间,我还是选择了前者。

    虽然我睡了一半1点半又爬起来撩开窗帘看看,月亮还是又大又圆,没有一点被天狗啃过的痕迹。遗憾!

    清晨的广播证明我是没等到——由此证明,我是个伪浪漫主义者。好在我早就知道!

| 阅读全文 | 评论3 | 编辑 | 分享 0

2006-09-06

看天吃饭

电视台新节目有趣,就是一个胖胖的中年男人,名曰“周大夫”,讲这一周天气,该吃什么。

酷爱做饭养生的公公婆婆成了忠实观众,我们也跟着看了两集。

我对他的内容不大记得,就是看见这个周大夫面相好,中年模样,天庭饱满地廓方圆,穿一件廉价中式对襟袄,满面红光。看着喜性,天津人觉得会让人想起娘娘宫的“娃娃大哥”。

这个人好,至少养眼。缺点就是不怎么像个让人信得过的大夫。

这周他说应该吃排骨、%·#¥(还有什么忘了),因为秋燥。看来我冰箱里冻的生排骨有去处了……

| 阅读全文 | 评论3 | 编辑 | 分享 0

2006-09-05

名字

       餐馆最好有一个好名字,让人不吃也难忘。比如%·#¥*……其实一时也想不起来。

    楼下餐馆刚开的时候猛一看叫“醉湘楼”——一下记住,觉得像个烟花场所,可笑。后来发现是看错了,人家叫“醉湘轩”——听上去又像是个临湖而设的观景小亭,假模事事得雅致。

    邻近不远处新开的餐馆,看上去好玩,想进去试试,老公不愿意,说不喜欢那名字——“粉格格肉贝勒”。我可喜欢,不知咋的,就是觉得肉头头的有质感不说,还特别香艳,让我有搂着胖丫头的欲望。

    也许还是走群众路线好,拐角的气派大酒楼竟然叫“大铁勺”——正好和斜对面的涮肉相对,那叫“小铜锅”!别看名字不上台面,整天食客如织,特别得家庭式聚会的喜欢。

    至于风格里面也有质朴和文饰的分别。不远处的快餐店开了10年了,店堂虽然破旧,但是因为人家就叫“津门快餐”,所以也能给人食堂安稳的实惠感。不像楼下的快餐,叫什么“食为尊”——气派好像可以上电视台的“烹饪擂台”,其实也不过是个便民之所。

| 阅读全文 | 评论5 | 编辑 | 分享 0

2006-09-04

乔迁之喜

从老东家MSN终于搬了家。那个页面太难过了,HC一直想搬竟然不会,呵呵~我就依照指示做下来了。

乔迁之喜!

| 阅读全文 | 评论3 | 编辑 | 分享 0

2006-08-28

我爱史奴比

    最近爱上了“花生”。希望出版社新出了中英文对照本,彩色,精美。    史奴比和查理成了我枕上、厕上、椅上的最爱读物。    我可能是返朴归真了,其实只是艳羡。亲爱的史奴比有欢乐有忧愁,但我只是艳羡它的乐观主义和梦想家姿态。    大多数时候,它从小房子架飞机起飞的时候,萨里他们总是讪笑,他不在乎。它给读者回信也不太严肃,不过常常自己笑得不行,和他的私人秘书——小鸟WOODSTOCK——一起跌落房顶,还是很高兴。    昨天周日,HC开始周一忧郁症,我无计可施。如果我们都是史奴比就好了——小小的伤感,不阻碍生活的乐趣。

| 阅读全文 | 评论2 | 编辑 | 分享 0